不要再扭过脸去忧虑。 《尤利西斯》

“但凡你的心还在跳动,就快回应我的呼喊!”

2017-10-16 热度(7)

3

  “你知道,有生长鬼故事的森林晚上是鲜有行人的。但我也见过有人铤而走险,有的是逃犯,有的是小偷,有的是土匪,最神奇的一次,我见到了一个新娘。你一定见过新娘的衣服,白无垢是很漂亮的,缀着点红边儿,任何女孩子穿上都像天仙,叫人讨厌不起来。那天晚上我翘着脚在树上坐着,看到一个女人穿着一袭白衣跑进林子里,脚下的木屐踩着一地野草,窸窸窣窣地响着。一开始我还以为真是见着鬼了,都准备好拉开弓,搭好箭,结果我定睛一看,女鬼会涂口红吗?会扑上白粉吗?会惊慌地闯进来吗?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这才发觉她只是没带白盖头,那一身白衣分明是白无垢!是个新娘哩!我下到低点的树杈上,发现是个十分年轻貌美的...

2017-10-16 热度(34) 评论(4)

还是不要讲我自己的事情了,越讲越堵,其实都是屁大点的事情

浪客先生的故事大家还喜欢吗?不喜欢我也接着写,咯咯咯

后面没时间精力写短篇,只有那样的小段落,凑合看看吧,过两个月考完就好了

2017-10-15 热度(4) 评论(4)

还有两个月就要回家了,但是突然就很想家,很想回去,我觉得我受够了在这里被圈养,每天就是缩在书桌前,吃饭,读书,吃饭,读书,偶尔出去走一两小时,然后再拉上窗帘读书,直到睡觉。想一想就算回家也一样。我已经过了差不多十八年这样的日子了,说没一点毛病,健健康康活着一定是假的,我的坏运气剥夺了我的童年,像其它很多孩子一样,这种事情的数量巨大到你甚至不能说这不正常。但这毫无疑问是令人作呕的,我并不觉得这是需要论证的东西。我的脊柱侧弯好像更严重了,侧躺着睡觉都开始难受。最开始是我的小学老师要求大家一定要每天背着字典,然后就开始了,背部每一天都很酸,再加上被摁在桌子前读书,每一天挺直脊椎都是奢侈,渐渐地大概就...

2017-10-15 热度(14) 评论(7)

2

“其实我自己也知道,被称为罗刹是因为那一次啊,杀了我主子的那一派武士来搜山,他们觉得会有逃兵在这山上,再加上路过的人会被打劫,更是证实了这种猜想吧。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其实我对我的主子没什么概念,甚至他是老是少,是胖是瘦,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和我一起的几个下士他们都不是坏人,就算讨人厌,也不至于身中数刀,在地上咳着血,然后连同老爷的宅邸被烧成灰。人都是血肉长成的,不是吗?能坏到哪去?于是我就在晚上动手了,甚至懒得隐藏,向他们喊到“一起上吧!”。呵呵呵,想来真是太蠢了。我也不记得我砍倒了多少人,切断了多少指头,手腕和脖子,劈开了多少脑门,臂膀和肠胃。那次根本和玩乐一样,有什么砍什么,但凡在我视线...

2017-10-15 热度(15)

虽然没喝过酒,但总觉得清晨起床有种喝醉的感觉,不只是困,脑子里奇奇怪怪的念头毫无章法地冒出来,可加起来也超不过三句话。洗漱过后总会回不过神来,我刚刚确实洗脸了吧?我现在塞进嘴里的早饭是今天的,还是昨天的?

2017-10-13 热度(9)

其实擅长的事情到最后都不是它依靠你发扬光大造福人类云云,而是你靠它活下去,挣碗米吃或者当日出看,没了就没活头。

2017-10-13 热度(13)

1

“一开始我还会时不时下山去买些酒肉,拿打劫来的钱财去青楼坐坐,后来我根本就不去了,我认为那样过的日子岂不是和当下士时候一样,拼命去换的也是那点东西?山里有不少走兽飞禽,有这把刀和一张弓我也饿不死。于是我就在林子里研究刀法,你想啊,回过神来我只有这把刀,不是吗?就这样每天过着,甚至打劫也少啦:他们建起了一个小庙,时不时摆些酒,我更没理由去打劫钱财了了。他们大概觉得山间的鬼领了情吧,有一天还摆上了团子,说来也好笑,那天下雨,我就坐在那里喝酒吃团子,忽然回忆起来,我小时候可是买不起团子的。就想起你来了,想起我俩一脸黄泥满村跑,我才忽然记起来,我除了是个卖命下士,还是什么人的朋友哩。于是我开始想,你过...

2017-10-11 热度(24)

狂喜,悲伤,茫然,它们像罗斯科所言,“没有可供紧握的骨架”,它们归顺于最混沌,最神秘而最持久燃烧着的事物,自我们成为生命的最初一秒就拥有,也会永远拥有。你大概要问我,那是无私吗?是慷慨还是自私?是嫉妒还是爱情?是人性吗?不,不是它们之中的任何一个,而是它们所归顺的黑洞,连目光都会被拖拽然后坍塌进去。我们总有靠近它的时候,当我们自己以外接近所谓真理的时候,我们会感到有痛苦要从影子里冒出来,我们大抵是被训练成欢迎它的,因此也对它相当敏感。要我说,那是神性,贴合基督的形象,拥有一切力量和智慧,却不知道自己是谁,以困惑和傲慢驾驭这力量,在低于自身的人之中寻找自己存在的意义和完美的形象,在信众眼中看起来...

2017-10-11 热度(14)

1000fo感谢

会继续不要脸地逼逼下去

2017-10-11 热度(8)

要写出温驯美好的东西多么简单,像热爱以写实手法画眼神空洞的窈窕少女的画家,这种批量产出一旦熟络甚至可以归成本能,对于作者变成一种纯粹的享受,类似于驾轻就熟的晨跑。但我希望有另外的东西,生涩而晦暗,尖叫着撕破我的咽喉,涌入空气,用腥臭浸透我的键盘,我希望和一切更高、更虚无的事物产生联系,我希望它们动摇我,困扰我,在每一个晚上敲碎我的颅骨。我知道伟大伴随痛苦,因此我混乱的逻辑怂恿我追求痛苦,试图在前人的故事中向自己允诺某种确定的未来,但它不存在,我很清楚,像我清楚一开始玛丽亚就不会诞下耶稣一样,它们永远只会是神话,而我,活在这世界上的我,注定被它们放逐。

2017-10-10 热度(47) 评论(2)

禁止性只会让软色情无孔不入,禁止论政只会逼迫所有人直视它的问题,禁止娱乐只会稀释效率,禁止无法被禁止的事物只会让它不可收拾,尤其禁止怀疑。

2017-10-09 热度(135)

“你在哭什么?”
“我忽然想起来我从没褪下黑眼圈,从来没有。我的身体一直缺少休息,就算我不这样觉得。这让我感觉像被骗。”
“再睡一觉,再靠近一点,来,我抱着你,再睡一觉,我把闹钟掐掉,不要想了。”

2017-10-04 热度(57)

  "就算你没有把自己的重心放在别人身上而是专心面对你自己,你自身的面貌和力量还是被他人反映的,就像没有镜子和水面,你的面貌对你而言就没有意义一样,我们依靠周围的世界和它们形成的反射生存,这无可避免。”奥洛夫扬起下巴对着天空,发出一串怪笑:“被观察的时候我们才存在,不然我们就只是一团气体,一块不成形的蛋白质,我们甚至不能证明自己是否站在地上:影子也是因为光而存在。这难道不好笑吗?啊,如果我说如果没有人,神就不存在,这样是不是比较有冲击力?大家都爱听这样的话,是不是?塑造自身的存在本来就是谬论,真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能接受。”

  “要我说,我们...

2017-10-03 热度(30)

ACCA 【利格】无题

给 @Dsarl 的点文,第一次写同人好忐忑,希望你喜欢!

是纯意识流的一篇小短篇,是利利乌姆的独白,应该没什么雷点需要回避,就是有点不好入口希望大家不要嫌弃…有很隐晦的r18,大概只算r15哈哈哈

食用愉快!

---------

  对于我来说,想要什么事物就必须立刻行动,至少开始着手计划,一步一步推进,总有真的能掌握的日子,或许是几小时,几天,几年,没有太大区别,任何一刻的放空都是对时间的不善利用。但凡事总有意外,总有不能被常理划分的事物,格罗苏拉,他算是其中之一。

  我该像每一个普通人那样讲起我们的相遇吗?像一切故事...

2017-09-29 热度(22) 评论(18)

我们总是感叹科技和先进的思想剥夺了我们的乐趣,我打个比方,你会因为吃饭时候失去了钻木取火的乐趣而长吁短叹吗?不会,这就对了啊!对新生事物感到恐惧无法避免,但将其毫无逻辑地神化,捏造出一个又一个虚假的恶魔形象就太有病了。

2017-09-28 热度(36)

含混不清,似乎另有所指,粗野而理直气壮,不讴歌任何东西,不贬损任何事物,像是相信这世界遵循轨道运行又充满意外,不理解这世界,并将其解读为一种永恒的悲剧——我们再也写不出这样的东西,唱不出这样的歌谣,但我仍旧将其当做一种幸运:我们足以肢解命运,仔细研究其断面和血脉,我们的世界由不可控变为可控,所以神话已经死去。我为此而骄傲,我因此要高歌我的时代,像任何一个孩子,我急切地要扼杀父母的形象。

2017-09-28 热度(26)

以我的理解,艺术品是在切开生活,讲它的一个断面,生活就是作者本身,而切开作者本身的话目光所及的情感就是断裂的:情感,事实,美学都是断裂的。所有人都感受过身份的无可调和,而这点在创作者身上被无限放大,像你去形容一颗石头,越形容它就越脱离其它石头的形象一样,我认为作者会因为运用技法来形容生活而被从他或她所生活的情景中绑架。但这不是什么稀奇事,在现在几乎匿名的网络上更为普遍,我们无法抗拒描述和概括的诱惑,所以我们无法脱离被割裂的恐惧。

2017-09-26 热度(28)

“我希望有人能喊着我的名字,带我离开这里。”当时看道子与哈金的时候就被这句话深深感动了,虽然甚至记不清具体的字眼,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样的向往属于任何时代,任何处境,任何一个人,任何一秒钟的困倦和疲惫。

2017-09-25 热度(31)

我想看到这样一朵花:没有名字,没有由来,不代表爱情、忠诚和悲伤中的任何一种,理直气壮而生涩地生长,不被任何已知的颜色谄媚。我想这世间的一切褪去其象征和意义,脱去文字、叙事、比喻和排列,宗教,历史,血和黄金,我想脱去时间本身,我想变成土壤本身。

2017-09-25 热度(51)

都说拔高声音尖叫的时候才能听见一个人声音原本的模样,但如果我尖叫起来,如果我用来包裹它的句子和语气统统剥落,只剩下气管的形状和气流本身,我一定听上去像蠕动的肉块吧,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不是成人也不是孩童,比飞鸟低沉,比走兽尖锐,什么也不是的一声呼号,属于一切生命对疼痛的共同反应,这尖啸大概除了即刻凝固住空气什么都表达不了吧。

2017-09-22 热度(24)

忽然就很想家,很想见见家里的朋友们,看看经常走过的地砖,就这样而已,但是真的很想回去,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我好像在做一个梦,而且即将醒来,空气和地壳都安静得吓人。

2017-09-22 热度(16)

一旦自信起来就变得非常讨人厌,像是鱼从河底的泥沙中钻出,我的恶毒、卑鄙和傲慢被惊动,悄无声息地游进我的血液,从我呼出口鼻的空气和词语中跃起。我倒希望我的影子能吻我,挑出我的声带来绞死我,让我把见不得人的所有念头都在脚下点燃。

2017-09-22 热度(32)

洗完澡挖球冰淇淋吃就觉得,人生其实挺好的我之前他妈的想啥呢

2017-09-21 热度(16)

明天九点考试,我复习了一整个周末,觉得应该稳妥,今晚写了一份不知哪里的卷子发现错得屁滚尿流,我心态崩了,这还考啥玩意让我直接抱石头沉湖里吧,啊,讨厌数学

2017-09-17 热度(1) 评论(7)

对我而言,其实是开心的时候会想和人接触,肢体接触他人我就会因为作为动物的本能而更开心,而不开心的时候放我一个人呆,在卫生间里融化进空气一会儿,冷静下来比较快,五分钟就又揪成一团,人样儿地推开门走出来了。

2017-09-16 热度(24)

我觉得如果我的人生中没有数学,我大概可以多活个二十年

2017-09-16 热度(18) 评论(8)

一直把拥有攻击性的风格作为努力目标,但总感觉没有达到…这点上还真是一直没什么长进啊ry

2017-09-13 热度(2) 评论(6)
2017-09-13 热度(1)

我希望有灾厄把我从责任中劫持,像等待王子的公主,我等待恶龙,我认为它才是我的救星,我认为它带火焰的鼻息会把我从这里拯救——像火光拯救断裂的木柴,把它从羞耻的无助中解救那样。

2017-09-13 热度(39)
1/19

© Dwight_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