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等我的奴隶带来香水与七层纱,我要脱下我的鞋。 《莎乐美》

 但这是什么的声音:像沸腾的影子和魔鬼的吐息,太过低,低进土壤的深处,像地心的轰鸣;又像太过高,高得飞鸟和明月都无法企及,人的耳朵难以捕捉。今晚我只听得见它,我只能察觉它,像我的皮肤只能察觉湿冷的水珠,我被这声音包围,我的坚定因此生出影子,像地上的万物一样,脊梁颤抖起来。这是寂静吗,是惩罚和磨练的一部分吗,还是黑夜本身,自顾自黑暗着,面无表情?

2017-08-22 热度(23)

每次不管是去体育馆骑自行车还是在图书馆看电脑都要手动把升降椅调低很多,很伤自尊啊混账

2017-08-21 热度(2) 评论(2)

没人能再靠近这心脏一寸,没人能再把一个词探进来,我已经失去了这世界,而这世界尚未释放我,像个视线漫过铁栅栏的囚徒,我的孤独漫过我的耳蜗。我孤独,不像情人,友人和孩童,我的孤独是飞鸟和鸣蝉的孤独,是花苞和落叶的孤独,是晨雾和冷气的孤独,是泥土本身和天空自己的孤独,存在这世上而毫无回声。

2017-08-19 热度(35)

校网把微博和qq墙了防止我们上课分心,但问题是现在谷歌也鬼使神差地一并被墙了,我觉得我们学校技术部养了一群天才

2017-08-18 热度(3)

Male gaze是及其好玩的东西,撇开政治和历史单从故事性去讲,这种单方面的自我沉醉和被意淫者的尴尬窘迫实在是好玩得不行,想起今敏的《红辣椒》里警探先生千辛万苦抱着失去意识的漂亮女生躲避追杀,最后在将要低头亲吻她时被惊醒的女生甩了响亮的一耳光。

2017-08-13 热度(16) 评论(2)

以你的双眼吻我。
然后我会逃开,像人偶那样拧过头去,会感到恶心,视你作献媚,认为你低于我,试图摆出教皇的架势,傲慢如同我十岁的那个夏天,等你的神色被窘困蒸馏才加以嘲笑。
以你的双眼吻我。
然后我要握紧你的手,像麻绳一样绞紧你的十指,朗声向你宣布未来我的伟大,佐以半捏造的悲惨过往,小心翼翼怕你背过身去,等你转向我就立刻绷紧嘴唇。我涂了口红,这样够不够正式?
以你的双眼吻我。
然后让我躲在你的背后,让我抬头询问你的眼睛,像你询问我,关于晚餐,目的地,汽水的口味,政治,艺术,超写实和相机,亲吻,这个笑话合不合口味。没人敢问接下去怎么办,要接着走下去吗?我随意,你呢?
以你的双眼吻我。
然后陪我讲政...

2017-08-12 热度(39)

几千万,上亿,这些数字已经可以将事情上升到社会现象了,既然已经属于社会现象,历史不管是耻辱还是荣耀都要记载,那么我们可不可以说,就算我们不情愿,唐和郭已经是铁板钉钉会被记载在文学史上的,因此我认为,这两个人强奸了中国文学,并且即将强奸司法正义。他们的书立在书架上就是一座座墓碑,立一天中国文艺创作就死一天。

2017-08-11 热度(68)

社交真的好可怕……啊……一和人说话就抖得像筛糠,越是抖就越是不小心把冒犯的词语抖出来,对自己绝望

2017-08-10 热度(18) 评论(4)
2017-08-09

像打捞的渔夫和勾线的画家,我以语言将我的思维从混沌的世界中捕捞起来,以它们坚硬的边缘去区别我和他人,被你所理解和观看的我是被塞进语言里挤压和塑性过的我,是一团被塞进袋子的棉絮,一股被灌进容器的水,而事实上在我的语言所能触及的范围之外,在我的理解之外还有一些我的碎片,或许我自身都不曾意识到它们的存在,更别说你,那么撇开那些呼吸的肉瘤你要如何理解我?或者你所能理解到的我,真的是我本身的性质和特色吗?撇开语言,撇开本能,撇开身为文明一部分的习惯和理解,我们还能感知和理解这个世界吗?

2017-08-07 热度(36)

“纯文学”和“没有是非”是两个事情,希望大家分清楚

2017-08-06 热度(21)

感受到人类恶之后就很想吃奶油

…就最普通的海绵蛋糕夹厚厚一层奶油,里面是小块的罐头黄桃和布丁,啊,真的是超好吃啊那种蛋糕(瘫在床上比划(印象中是生日蛋糕吧,平时没怎么吃到过

2017-08-05 热度(10) 评论(7)

浪漫化任何疾病,尤其心理疾病我觉得是不能原谅的,别和我提洛丽塔,作者本身是讽刺恋童者推托责任的行为,也别和我讲太宰治,别的不说人至少真去试着死了,我不觉得以心理疾病为酷炫头衔的青少年们有胆子看刀口凑近自己胳膊。

不浪漫,很痛苦,痛苦是事实,不是崇高,就是痛苦而已

2017-08-05 热度(228) 评论(18)

我深吸一口气,试图让冰凉的新鲜空气捕获我胸腔里成群结队的词语和句子,我要说的的太多了,我要向你炫耀的发现太多了,我想听你回应的空洞太多了,我受够了让他们冰凉的鳞片反光着挤压我的肋骨,我受够了心脏被它们挤压得无法跳动,快出来,快出来,我的泪腺已经干涸,血液几近凝固,喉管里是腐烂的腥臭,快看向我,快以你的唾沫和眼泪润滑我身体里搁浅的词语。

可呼出空气时它们又都悄无声息地流走了,悄无声息溶化进我的血液里,像水流和时间本身。

2017-08-04 热度(39)

和时间、语言一样,对于自身力量的认知是无从考证又必须仰赖的,是一座走不出去的迷宫。像信仰任何一个传说中的英雄和神明,我们笃信自身的实力,这种自信允许我们逃离崩溃的边缘,可我们拿不出哪怕一点点证据来证明它真的存在。

2017-08-02 热度(30)

900fo感谢

这首歌一直很喜欢,分享给大家

Just a little rush, babe
To feel dizzy, to derail the mind of me
Just a little hush, babe
Our veins are busy but my heart's in atrophy
Any way to distract and sedate
Adding shadows to the walls of the cave

You and I nursing on a poison that never stung
Our teeth and lungs are lined...

2017-08-02 热度(9)

要以一次单独的灾祸磨灭一个人是不可能的,像拧毛巾,再使点劲总能出来几滴水,能哭出来就还有救,可如果什么也不做,挂在太阳底下,水悄无声息就蒸干了,一滴也不剩,干得像沙。

2017-07-27 热度(57)

原本觉得现实中的任何东西我都不想带进这个博客,因为我一度认为文艺和生活本身是剥离的,现在想来太自私了,就算剥离,我在身为创作者之前还是个人,作为人最基本的义务就是阻止人吃人,这和我的年龄,性别,国籍,政治倾向都无关,任何一个还在喘气的人都要承担这样的责任。我也以为愤怒是不好的,不得体,不优雅,显得没“气度”,可只要还有一滴血没有缘由地流下,我就永远愤怒,永远准备好“像疯狗一样”,以我退化了的犬齿咬人。

2017-07-27 热度(43)

有时候处理恶人不用讲道理,和动物搏斗唯一管用的是拿刀撬动牙齿,拿锤砸烂脚掌,无法觅食自然饿死,和它念圣经没用的。同理,对人时断其财路,尤其对靠混乱逻辑自诩正义的“理中客”来说就足够了。甘地是伟大的,但是太慢了,我们谁也等不起,手上的半截水管最好用了。

2017-07-27 热度(29)

稍微舒坦已经变得太宝贵,一旦宝贵起来我就开始衡量到底难过值不值得,我到底在过什么,我在走什么样的路,而这条路有没有尽头,如果没有,如果我的路不存在我的脚下,存在于他人的图纸上,别人道路的间隙,我的生命一眼被我看到了底,那我拥有它有没有意义……瞧,这一切也不是没有缘起。

2017-07-26 热度(25)

偶尔会想仰天大叫“我受够了!”,喊之前仔细想了想,好像什么都不好,但也算不上坏,就把这句话咽回去,在腹中炸得脏腑血肉模糊

2017-07-26 热度(45)

作为一个智商在平均值的现代人类,我不相信有除了我以外的东西得以指引我,我质疑一切献身和一切牺牲,但凡要求我伤害自身或者伤害他人的事情我都抱有疑问,我本以为这是常识,在各个文化运动堆叠起来的当代,这理所当然。

2017-07-24 热度(52) 评论(4)

我所一直战斗着的是什么?是愚昧,残忍还是痴迷?是无知,无觉还是无声无息?是人之间的战壕还是共性,像平原上的江流一样翻滚?是时间,是涌来的死亡还是不可击碎的永恒?还是我自己,我背后鼓起的骨骼和翅膀,我脚下凹陷的鞋垫和我的影子?到底是什么在剥削我们,到底是什么一次又一次割开咽喉,是绝望还是生机本身?

2017-07-23 热度(26)
2017-07-23 热度(7)

觉得悲伤是世界上最强的东西之一,除了愚蠢和麻木没有东西能逆转它,其实理智也简单,但学会什么时候停止理智很难,一路问下去就是钻牛角尖,你拿这种情绪没有办法,像亲吻一条蛇,谁先反应过来谁就赢了。

2017-07-23 热度(31)

一些这个小破村的照片

2017-07-23 热度(2) 评论(4)

收到生贺真的很开心,非常感谢!!!!!!!比心!!❤

眉间:

给傻妈 @Dwight_的生贺,一点心意(斗胆at

现在的时间已经是她的生日了,按照她那里的时间


我把从口袋中某个角落摸出来的金币举过头顶,就着透过纱窗尽量温和白皙的光芒仔细端详,看着上头拥有齿痕的女王头像,她的头顶有城墙形状的王冠,还有圣母玛利亚的蛋白石小像。我记得她不喜欢月桂,她嫌弃那微微颤抖的金叶子的分量,她讨厌像个俗套的王;她也讨厌那种为了女人设计的钻冕,那种为了满足贵妇微不足道的虚荣的头饰配不上一个王;她欣赏的是捧在手中的王冠,她需要一场盛大的加冕并叫我帮她记录下来。人为造出的自然的光打...

2017-07-22 热度(9) 评论(2)

明天就十八岁了,算成年了,好像很有纪念意义,想了半天没想出要做什么,纹身没胆,酒不爱喝,烟不愿碰,海边吹风吧我又怕自己钻牛角尖噗通就跳下去了,这天又湿又冷,给人捞起来糗爆了,最后总结买一盒炸鸡一瓶汽水吧,不想有的没的了,吃!【发完想想还想吃冰淇淋,于是特地追加

2017-07-21 热度(23) 评论(10)

很多人是把他人的才华当成女人了吗?要穿白裙,不沾烟火气,最好是病态的,裹好了三寸金莲,走路都不稳,不喜爱钱,不生气,不哭泣,最好一直不咸不淡笑着,像告诉任何来客“我是你的,你动动手就能拥有我”。连这种东西都要拿去满足自己高于众生的愿望,活着仅仅是为了快乐吗?我们能支撑下去是因为快乐,但不是为了快乐活着,天天意淫还不如做一堆黄色的脂肪,岁月静好,处事不惊,“是丰收的金黄色”。

2017-07-21 热度(47)

“龌龊有龌龊的美好,不觉得很可爱吗?像有深红色脏腑,没有影子那样美好着?像不知羞耻又深谙礼数。”奥洛夫抬起搭在酒杯口的食指。

“如果世界只是镜头里的画面,那倒确实可爱,”卢卡斯只是又闷了一口酒,“事情很复杂,问题总是很美,解决问题最痛苦。”

2017-07-20 热度(27)
1/17

© Dwight_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