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ight_

屁话博主

实话说啊,在“我并不讨人喜欢”这点上我还是很坚持的,深更半夜突然在想好多自己刚开始在这里写东西认识的人现在都没看到了,或许是卸载软件或许是换账号也或许是单纯不再和我互动了,现在随手翻一下粉丝列表都是不认识的人,以前就那几个人的时候我其实大概能记得哪些常和我说说话什么的。我迄今不知道自己的风格有什么可取之处,而且说真的这几年我也自以为风格浮动很大,想法也改变很多,如果不再想看我的东西是很好理解的,但如果喜欢和关注的目光被量化到了可以看到个位数的数值,无论谁都要稍微焦虑一下的吧,突然意识到“呀,让某些人失望了”或者“说了讨人厌的话啊”这样的心情真的很让人烦躁,安抚自己不要在意是之后的事情,首先必须...

有听过老师批评civilization系列的纪录片,假期闲着没事去看了新的civilizations,像是对前作持反对和补足态度的续集吧,因为新的civilizations系列和我自学校得到的知识大体上都是符合的,没什么好玩,出于好奇追去看了老版的,1969年拍摄的那一版纪录片,开头我就听不下去,居然还有很多弹幕在说“是老师推荐来看的”,我注意到这片子在b站的上传时间是2015年,无论这些人是现在去看还是在第一时间看到的,我觉得应该对时间跨度这么大的纪录片抱有基本的警觉吧,我在大学被告知的是我们写论文的资料都尽量不取新千禧年开外的,何况这是一片在1969年都显得老套而有失偏颇的纪录片,我不敢看...

历史就是偏见,暴行和单一视角叙述,只要怀抱着这样的心情看待文明,将美好和善意当做附赠品而不是光鲜靓丽的主角,从心底里否决所谓“文明”的伟大和纯洁,就没有什么人可以被拉下神坛,甚至神坛本身都不存在。

就算我不断欣喜于旧时经典和曾经的前卫,就算我确实爱它们,就算我愿意长久地接触它们,甚至以此维生,我还是不得不感受关于死的恐惧和空洞,焦虑缓慢地在我的皮肤内侧和脂肪交替着囤积:我像是在骷髅的沙龙中亲吻着一颗腐烂的头颅。我至始至终爱着的都是确凿的,被认定是经典的人,这爱带给我信心和他人的尊重,但我何曾信赖过身边任何活着的,被视作庸俗或者已经被当成先锋的人?这一点令我感到煎熬,或许早晚也会是我从各类历史中摆脱的理由。我在东京旅行的四天看了那么多展览,走过那么多玻璃罩子和其中的作品,我的双脚是否也已经变成白骨,我的双眼是否已经是漆黑的凹陷,我这张赞美它们的嘴,打下这行字的手,是不是已经什么都没有剩下?

  “我的身边常有死神相伴,我所说的并不是在桌子对面坐着,在身后跟着或者紧握着手,甚至不是共享的理想和向往,而是当我回望人生的时候,他无处不在,无处不向我伸出漆黑的手,夺走我身边的昆虫,暖风和花朵,轮回着被销毁的四季和完整的陶瓷杯,被单上的颜色和我的至亲:我的母亲,我的姐姐和我的父亲,我的爷爷。而当我向前看去的时候,我压根不知道它会在何时,自何地向我走来,向我而非任何旁人伸出手,但我明白,在一切的黑影,在一切的困顿和迷茫中,在每一个寒冷的夜晚和早晨,在夏夜和冬日,它都在看着我,远远地凝视着我,像我幼年时抬头看向树上的苹果,等它成熟,落在自己的手上。我开始察觉的时候是当我守护...

最近的作品是私人约稿和合志企划,所以都是不能公布的,加上出去旅行才这么久没更新,最近手感真的很差所以开放约稿又参加企划想突破舒适圈,但目前看来还是不很行…之前的风格自己都看得腻烦了,很想做些别的

虽然不抱什么希望但这边也说一下,约稿60r/千字,算是挣点零花钱加上试试别的领域,欢迎来约稿

感觉在人少的地方才能畅快地呼吸和生存,家里人口密度真的太大了我真的扛不住……大概是因为住习惯安静的地方,楼上邻居传来一点小动静我都很暴躁,仔细想想其实也是正常的生活噪音,拖拖凳子啪嗒啪嗒走来走去之类的,但就是不习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

看着社会新闻突然想起沃霍尔无数次地,模糊地印刷着同一张车祸的照片,血淋淋的死亡和从天而降的意外被如此机械又含混,不带任何感情地记载又重复,我们感到恐惧,但根本看不清其中任何一个受害者的脸,也因此明白:他们同我完全无关,但也可能是下一秒钟的我们;而且一旦我们偏过头去,一切都繁盛又灿烂,我们看到的下一段话可能是广告,可能是泛滥的名著,可能是素昧平生之人的想法,我们可以像找到无数车祸的新闻那样看到无数可爱的猫狗和漂亮的写真,哪怕我们本身并不焦躁,我们所处的时代是十五分钟的时代,是后真相,是一切都快速流动的时代,因此我们看到更多,也因此我们更方便地蜷缩在自己的壳子里,又或者更快地走进死胡同,成为又一个...

其实我对现代艺术的一切依旧动摇着,如果一种东西需要三份文凭才能看懂,需要相信颜料和抽象同自由相关联,不是任何人都能读懂的,那么是否就是失败的,是否就是背叛了人类,但所谓艺术和人类真的有初衷吗?人类存在所谓创作的,最原始最“天真”最野蛮的意义吗?当原始人在石壁上创造出历史上第一幅画的时候,当那头红褐色的野牛被涂上去的时候,它象征着什么吗?它是向往,恐惧还是记载,它知道之后人类将因其生出数不胜数的梦境,将因此互相勾心斗角,流泪和大笑吗?初衷是多么不可靠的事情,多么卑微又无趣的一种美化了的,不存在的轴心:我们进食,排泄,细胞诞生又死去,我们还是原来的我们吗?我们又何曾有过所谓出生的初衷?一切都是在进...

1 / 90

© Dwigh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