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ight_

绝对不写美丽的东西,我以此作为信条写到现在,就算呈现我自己,我也一定展现最恶劣,最傲慢,最轻而易举就能击碎的部分,我对现行的一切美丽都抱有本能的疑惑和恐惧,但就算如此也依旧半只脚,不,或许根本就没有跳出去,迄今如此。恐怖的,令人头皮发麻的,让人回过头去之后依旧深深烙印在视网膜里的,在背后发着光的,像史诗里的海伦那样没有任何办法正面去描述的,这样的作品,音乐也好,电影和小说也好,艺术也好,这样的东西我已经很久没能看到了,写不出哪怕万分之一这样带有攻击性的作品或许也是情理之中。最近状态非常糟糕,像得了什么隐形的热病,胸腔血管脚踝和肠胃逐一沦陷,胎儿的皮囊那样肿胀起来,溢出我肉体的轮廓之外,但盖上了一层皮肤后就一切照旧。寻死是绝对不可能的,要做的事情,要看的东西太多了,要去爱的,要去改变的东西也一样,堆成山了,而且为了这些事情,要我怎么做我都愿意,所以肯定不是常见的抑郁吧,我也不知道,这样总结出来反而显得像偏执狂,被女朋友摁着头看医生,不知道要怎么感谢她,我的行动力要有万分之一就好了。就在昨天,我还在想,”天啊,我已经多久没有任何想法了,我再也写不出东西了,“但你瞧,今天我就在这里滔滔不绝,虽然还是之前都讲过的事情,但好歹我开口了,一定会好转的,要连着她的份一起加油,无论如何,尽全力活下去肯定是不会有错的事情。

很抱歉说了这么多却不是正经的作品,都是关于自己的无意义抱怨,但既然都写出来了,姑且还是发上来吧,我已经不知道把多少写好的东西删掉了,就算是垃圾也要留一点痕迹,不然对不起被我浪费的时间和精力吧。如果吓到了新来的朋友我很抱歉,最近真的光是说清楚关于自己的事情都耗尽了所有精力,没办法思考别的东西了。

评论(3)
热度(44)
A picture lives by companionship, expanding and quickening in the eyes of the sensitive observer. It dies by the same token. It is therefore risky to send it out into the world. How often it must be impaired by the eyes of the unfeeling and the cruelty of the impotent.
——Mark Rothko
© Dwigh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