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ight_

在最早的时候希腊人把雕塑家当成工匠,当然包括建造宏伟神殿的建筑师,在他们的语言里有“技巧”这个词语但没有“艺术”,不存在艺术的概念,那些被不少人理解成永恒且不可逾越的艺术巅峰的事物在它们被创造的年代并不被当成艺术,不是创作,而单纯是技巧。这永远是我很喜欢的一个讽刺小段子,经常忍不住提起。最近通过简单的步骤创造出很多漂亮词句的小测试再一次提醒了我这一点,排列出美妙的词句这点或许几行简单的程序加上一些名词就能做得比我好得多,甚至望尘莫及地好,但所有文艺创作的本质,在我个人浅薄的认知中,应该是概念,再狭隘一点就是攻击性。艺术的历史就是向一切宣战的历史,向神明,向社会制度,向科技,向大地,向过往的所有艺术,甚至向爱和道德,质疑和挑衅在我看来是这种事物骨髓深处的东西。概念,意义,目的,影响力,这些事物才应该是主导一次艺术创作的东西,一件什么都没有攻击,什么都没有质疑,什么都没有打破的作品在我看来并不是作品,仅仅是练习,是技艺的体现。或许我这弱不禁风的概念本身也早晚是要被针对,被讽刺和嘲弄的对象,但这就是我们在虚构中所做一切努力的目的:我们嘲弄旧事物,继而成为旧事物,成为他人的灵感,成为他们的靶子,只有这样我才觉得算是尽到我作为人类的义务之一。

评论
热度(44)
A picture lives by companionship, expanding and quickening in the eyes of the sensitive observer. It dies by the same token. It is therefore risky to send it out into the world. How often it must be impaired by the eyes of the unfeeling and the cruelty of the impotent.
——Mark Rothko
© Dwigh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