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ight_

奥洛夫把合上的书丢在一边,“我们说星辰,说人间,说鲸落,草原和大海,但是你猜怎么着?我们坐在柔软的椅子上,生活的地方除了天空都是人造的,偶尔看一次日落就已经感动得涕泪俱下。现实主义者号召我们注视生活却亲自曲解生活,甚至化身政治,描绘所有不存在的生活。表现主义者要求我们脱离现实,直视灵魂,却一个个都死于无路可走,在玻璃天花板上血肉模糊。我们还说梦,说英雄气概,说牺牲和殉教,但这是个和平的年代,所有的处死都悄无声息,血都不见流出一滴,它们缓慢地在你的血管里凝固,我们无视伤痛,却赞颂伤痛,依旧执着于那种旧式的审美。我们用自杀作形容词,用广告词包围对方,我们对每一个人说‘我爱你’,你的人生中拥抱过多少人?我们善于表达,但永远不善于摄取,不擅长共情,质疑他人的苦难,质疑自己的幸福,我们每天看多少行字却还是脑袋空空?当我对着你说‘我爱你’,我到底说了什么?这爱和千百年前,这个词出现时是一样的含义吗?这爱值得你信赖,值得我自己信赖吗?它是像股票,像钢筋那样永恒地保值吗?但它确实在我的胸膛里燃烧,确实除了爱没有别的词可以形容这感触,所以我再一次说出了这句话,这句被骗子,被愚人和圣贤都说过,都嗤笑和曲解过的话,我会说到我自己不相信为止,这是自私的吗?这是无理取闹吗?这也是值得被指责和嘲讽的,现代人浅薄的悲哀吗?”

评论(4)
热度(73)
A picture lives by companionship, expanding and quickening in the eyes of the sensitive observer. It dies by the same token. It is therefore risky to send it out into the world. How often it must be impaired by the eyes of the unfeeling and the cruelty of the impotent.
——Mark Rothko
© Dwight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