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ight_

“有且只有”,我着迷于这样的词,像是能仅凭这几道笔画把世界上无数的可能性收束起来,虽然大多时候这东西根本不存在。我如果有类似人生规划的东西的话,大概会写上无数个“有且只有”,用来形容工作,人际关系,饮食习惯甚至作品的风格,我希望我的世界是笔直的线,能被我直直地由线织成面。但事实上是不可能的,线是由点组成的,点不听使唤,稍微动一动就沙子一样散开,动的可能是我,是朋友,是天气,是不靠谱的老师,是地震和海啸,雷鸣和阳光,线就参差不齐了,没有办法织成方方正正的面,完整地覆盖被我消耗掉的时间的空洞。但我的人生早晚要从无限的可能性中收束,成为“有且只有”的东西,我希望这是能被我决定的东西,但是我也知道这事情也是“有且只有”我自己决定不了的,因此我感到难过,我想我的生活里没有惊喜,不管是积极还是消极的惊喜,但我又确实现在仰赖这点惊喜活着,我不知道,如果能有点改变,岂不是很美妙的事情吗?作为生物,反应外界的改变不是本能吗?我又开始自相矛盾了。老师给的要求自相矛盾,我没有办法做好作业,因此我决定不做了,反正不算学分,我要写小说,我要读小说,我要听着没听过的歌度过荒芜的下午,不发呆的话会疯掉,人真是神奇的生物。我要用一把枪擦着我的耳朵,想象我扣动了扳机,子弹真的从枪膛射出来,想象我杀死了我的某个部分,可以毫无负罪感地走下一步。

评论
热度(35)
A picture lives by companionship, expanding and quickening in the eyes of the sensitive observer. It dies by the same token. It is therefore risky to send it out into the world. How often it must be impaired by the eyes of the unfeeling and the cruelty of the impotent.
——Mark Rothko
© Dwight_ | Powered by LOFTER